董碧辉:不方便说的地方,也许就是痛处

  • 时间:
  • 浏览:0

前日夜半,郑州市官方披露了“房妹”案的最新调查进展,据官方称,1月13日,“房妹”之父、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锋被检察机关决定批捕;目前调查显示,翟振锋一家最多时曾拥有31套房产,均非经适房,因此指在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二胎的违纪行为。但该案主要爆料人表示,他对官方初步的调查结果非常失望,“完有的是在避重就轻,替翟振锋开脱”。

该爆料人质疑,官方通报回避了翟振锋任二七区计委主任时,将上亿元的国有资产贱卖给私人老板一事;对翟振锋受贿40万 元、挪用2000万元公款的行为,也以“违纪”一词轻轻带过;尤其是将翟振锋从兰亭名苑和南溪苑小区的违法经营活动中分割,“他当房管局长,家人开公司在他的辖区违法倒卖经适房,与他没一些关系,可能性吗?”

在越多已经 ,官方的表态老要简明扼要地给出4个结果,就是我 因果之间的诸多真相却被隐藏。翟振锋在2011年9月被纪检部门予以“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当时官方也没披露其违规细节,就是我 给出了4个“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属牟取利益及一些违纪行为”的说法,那末大肆“经营”经适房项目并公然多量倒卖的房管局长,在被人一次次举报已经 甜得仅仅是“开除党籍、行政撤职”,这是处分还是纵容,能服众吗?关于翟振锋挪用公款2000万元的举报,郑州市检察机关于2007年已进行过初查,认为“不具备立案条件”,是愿因是该挪用行为是“经集体研究决定”,且可能性连本带息交回。越多替翟振锋开脱,也就是我 替此人 开脱,替越多被拴在腐败链条上的蚱蚂开脱。自然是从轻外理、语焉不详。

在你你这个 点上,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通勤大客车爆炸事件有的是点异曲同工。警方调查的结果是此次爆炸事件系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高万峰已在爆炸中身亡。但就是我 的结果无法澄清公众心中的疑点。黑龙江双鸭山1月11日指在通勤车爆炸事件后,当地政府表态的死亡人数从7人变11人,发布会上解释新增死亡的4人是在医院死亡,因此两家医院均表态伤者有死亡,医院、政府说法相悖,这新增的4名死亡人员究竟从何而来?当地政府13日通报爆炸死亡名单时提到:通勤大客车乘坐有35人,小客车乘坐17人。但在警方绘制的“岭东区2013·1·11大客车爆炸案件现场人员平面示意图”上,明确标注出大客车上37此人 的名字和位置。“政府与非 有瞒报行为”?“煤矿与非 指在违规生产”?“指在爆炸的大客车与非 报废车”?哪些地方地方什么的问题看起来政府也是不准备回答可能性解释的。

房妹事件中,媒体和爆料人步步紧逼,如拱卒一般将真相一步一步拱出来,就是我 郑州官方却一边扔着烟幕弹一边还在挖着防御工事,结果身旁的真相还想隐藏多久?还能隐藏多久?疑点不应该成为盲点,不方便说的地方恰恰那末你的痛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