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岳川:汉字文化与书法价值的再发现

  • 时间:
  • 浏览:0

  汉字文化与书法艺术有着深刻而内在的联系。汉字是书法艺术的符号载体,书法是汉字的审美艺术化。传统书法文化价值在现代性中不仅没办法 消失,相反经过文化转型和重新定位将会有了坚实的现代文化地基。全球化浪潮中世界主义精神在拓展,多元文化互动在展开,在你这些 新世纪文化语境中,中国书法作为东方文化特有的艺术瑰宝,将成为世界文化史上的一枝奇葩。可不能不能说,书法是“汉字文化圈”的一种生活高妙的文化精神活动,走出汉字文化圈以外,比如欧美也将会有写字,而且它没办法 将文字的“书写”转变成用柔软毛笔书写的高妙的徒手线艺术。正唯此,书法成为中国艺术精神上的最高境界——最能代表东方艺术和汉字文化圈的艺术精神。[1]

  一 汉字功过论:由神性到罪性的符号

  书法是对汉字的一种生活新的审美创作和表现,并成为世界上唯一由文字演变而成的文化艺术行态。汉语不同于你这些 语言的根本处在行态在于其汉字(方块字)、单音节、多声调。汉字不仅是汉语的书写符号世界,更是汉语文化的诗性本源。在你这些 意义可不能不能能说,汉字的诗意命名奥秘隐含着东方文化的多元神秘性和历史象征性。

  书法是“中国哲学中的明珠”。书法精简为黑之线条和白之素纸,其黑白二色穷极了线条的变化和章法的变化,暗合中国哲学的最高精神“万物归一”、“一为道也”。汉字的长寿使没没办法 人一个劲 不经意地要对其进行考古学式的发掘。[2]李学勤认为:“文字和书法的关系有点痛 要。中国古代文字起源之时,可不能不能说书法也将会随之再次总出 了。比如在美索不达米亚,再次总出 的是楔形文字,楔形文字不好叫做书法。又比如印第安人,没没办法 人的图画文字也和没没办法 人说的书法不同。中国字从一开使就和书法,包括篆刻时要关系。……你这些 种文字根本时要按你这些 过程发展的,比如说古埃及的圣书体文字,现在发现的最早也不 过公元前100年左右,再早的也不 你这些 在陶器上的符号,什么符号有的像画,但大多数根本就不像画,也不 些笔道线条,而且越早越不像图画。古埃及的文字也不 从这里来的,你这些 像画你这些 却根本不像,可见图画并时要所有文字的起源。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被认为是从陶筹(tokens)来的,陶筹是人及做生意算数用的、用陶土做的,在筹上刻着你这些 符号。把你这些 符号移用在泥板上,就成了楔形文字,而什么也基本上不像是图画。什么说明文字不一定是从图画来的,觉得原始人画图很费力,而且你这些 思想也是非要画的。没没办法 人知道中国古人从来时要曾经说。《周易》的《系辞》讲上古结绳以记事,后世易之以书契,你这些 中国最早的文字将会是从“结绳记事”来的。时要人说伏羲画卦,八卦是最早的文字。没没办法 人知道,八卦时要线条状,时要图画,一种生活时要象形的。不管是“书契说”还是“八卦说”,或是两相结合,都时要“图画说”。……从考古材料上说明没没办法 人的文字起源将会时要图画,也和国外的文字起源研究相同步,是没没办法 人中国人对文字起源研究的贡献。[3]

  一般而论,汉字的历史有多种说法,一是认为,获得学界共识的文字是安阳发现的甲骨文,距今100多年(前1100),而其形成的时代可不能不能上推到4100年左右。[4]二是认为距今约10000年仰韶文化出土的刻划符号也不 最早的文字(前4100-前2100)。[5]三是认为具有1000年历史。意大利学者安东尼奥·阿马萨里《中国古代文明》认为:“在距河南舞阳县城北22公里处的贾湖发现的安阳类型的甲骨文合时期铭文,距今有7-8千年的历史。”[6]你这些 说法,正在为中外学界达成共识。

  世界五大文明发源中的你这些 4种文字,即埃及圣书、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美洲的玛雅文、印度梵文都先后退出社会舞台而进入历史博物馆,尽管梵文今天仍被学者所研究,但已不再将会像汉字曾经在当代社会中长寿而广泛运用。汉字这“东方魔块”所具有的古老生命,打破了《圣经》中上帝变乱天下人言语而阻止建成“巴比伦塔”的“神话”,并在人类进入第五个千纪年的世纪转折点时,显示出日益强健的生命力。

  从历史上看,汉字发展的命运充满了坎坷和悖论,是有一一个多由“神”性到“王”性再到“罪”性的降解过程。汉字的产生具有神性的光辉。相传黄帝时“其史仓颉,又象鸟迹,始作文字”。[7]《易·系辞》:“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淮南子·本经》说:“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中也说:“颉有四目,仰观天象。因俪乌龟之迹,遂定书字之形。造化非要藏其秘,故天雨粟;灵怪非要遁其形,故鬼夜哭。是时也,书画同体而未分,象制肇创而犹略。无以传其意故有书,无以见其形故有画,天地圣人之意也。”仓颉这位新石器时代的文字创造者与规范者,以“四目”(不仅有肉体之目,而且具有心灵内视之目;不仅重文字的创造,而且重文字与视觉之象的血脉关系)仰视天地万象,而使其脱离历史的惯性与文字相联成为一种生活永恒的“铭刻”和全新的“命名”。固然有“天雨粟,鬼夜哭”之说,恐怕与先民震摄于无与伦比的文字创造所闪烁出来的物质与精神、当下与永恒的神奇融合(天人合一)的神秘紧密相关。你这些 ,文字的产生使“造化非要藏其秘”,“灵怪非要遁其形”,一切都因神秘的文字而彰显,一切都因文字的创造而锲进永恒的历史缝隙。

  文字进入大一统的中国,就受到王权思想的支配。法国哲学家福柯(Michel Foucault)称之为“一句话/权力” (discourse/power)的整合。无论焚书的秦皇,还是独尊儒术的汉武,无论是今古文经学之争,还是历代“文字狱”,都从正反有一一个多方面说明了文字在王权等级社会中的特殊地位。文字的权力,使得“立言”终于同“立德”、“立功”一同,成为超越时间空间、挣脱历史羁绊和凡俗处境的“三不朽”。非要文字可不能不能为瞬间飘忽的思想铸造不朽的铭词,同样,也非要文字才会引来思想的罪名并招致杀身之祸。

  随着西风东渐,全盘西化的呼声在20世纪中国不断高涨。于是,谭嗣同号召“尽改象形文字(按,即汉字)为谐声(按,即拼音文字)”,[8]蔡元培认为:“汉字既然非要不改革,尽可直接地改用拉丁字母了。”[9]钱玄同宣布:“汉字的罪恶,如难识、难写、妨碍教育的普及、知识的传播”,“改用拼音是治本的最好的土措施,减省现行汉字笔画是治标的最好的土措施。……治本法实是目前最切要的最好的土措施”。[10]因而要“废记载孔门学说及道教妖言之汉文”[11],陈独秀也说:“中国文字,既难载新事新理,且为腐毒思想之巢窟,废之诚过高 惜”,[12]鲁迅认为,“方块汉字你以为愚民政策的利器……也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有一一个多结核”,[13]“汉字和大众,是势不两立的”。[14]而结论似乎是汉字将会过时,时要以拼音文字取而代之。[15]于是,汉字从神性、王性的高峰坠入以汉字为罪恶、为落后可耻的文化心态中。汉字改革在半殖民地或后殖民主义语域中沉重地开使了,以至于到了20世纪100年代,仍然没办法 人因汉字难以输入电脑而判定汉字与电子信息时代无缘。孰料事实恰与此论相反。

  觉得,关于不是“废除汉字”的争论同样也处在在日本。前岛密于1866年12月,向日本的末代将军德川信喜提交了《汉字废止之议》:“支那人多地广之一帝国,没办法 萎靡不振,其民众野蛮未开化,受西洋诸国之污辱,乃因其受象形文字之毒,不知普及教育法之故。废止汉字,并时要要把汉字输入之词语完整篇 废止,只求把什么词语用假名记录而已。不废汉字,只会造就支那魂,而过高 大和魂。”[16]这已将文字的兴废与民族魂连在一同了。钱玄同等人在1916年左右提出的“废除汉字说”的摹本是日本的德川信喜。你这些及云亦云的“废除汉字说”,竟然是中国学者从半个世纪然后日人及那里抄来的。另外一种生活生活说法是“罗马字化说”将会“拉丁字母说”,这方面的代表人物有南部义筹、西周、森有礼、矢田部郎吉等人。森有礼等人认为,日语非要准确地反映西方文化的特点,主张完整篇 使用英语。你这些 点,在中国然后慢慢修订汉字、复杂化汉字的拉丁化倾向当中要可不能不能看出历史错误的引导。当然也还有日本学者提出汉字不可废论,而也不 限制汉字。在1873年左右,日本文部省选泽了3167个汉字作为草案,其后,到了二十世纪初叶,1919年12月,日本文部省正式发表埋点日本汉字的汉字议案。1923年5月2日,发表了常用汉字表1962字和略字表154字,加起来两千一百多字。这是日本官方最早的汉字议案,也是汉字的限制案。日本对汉字的依赖是很明显的。没没办法 人知道,公元645年,日本的“大化革新”可不能不能说是“全盘中化”,就象明治维新“全盘欧化”一样。经历了一千多年然后,日本终于明智地终结了“废除汉字说”和全盘拉丁化方面的鼓噪,选泽了两千多汉字作为日文常用汉字。作为汉学载体的汉字,对于日本近代文化的发展以及对整个“汉字文化圈”各国发展意义重大。

  比较慢看出,汉字文化在文字语言学研究中进入了有一一个多误区,才招致了汉字文化的“失语”。

  首先,“言意之辩”中无视“象”的处在的误区。在魏晋玄学大谈“言意之辩”时,无论是“言尽意”说(欧阳建),还是“言不尽意”说(王弼、荀粲),都忽略了有一一个多非常关键的东西,那也不 “象”。“象”因其源起的原初性使你这些 维度遭到贬损而在哲学中的隐没不彰,它非要存身于《易》学和诗学之中,于前者,可知按卦象与爻象无穷演变可不能不能推断吉凶。《系辞》说:“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象成为神秘的符号,象外有象,象蕴含象,象又生象,一切皆象。象是没办法 的玄妙,无所都没办法 ,又无所不包。在诗学方面,则品藻人物,纵论文艺,如刘义庆《世说新语》:“世目李元礼谡谡如劲松下风”,“时人目夏候太初朗朗如日月入怀。王安国颓唐如玉山之将崩”。“时人目王右军,飘如游云,矫若惊龙”。“顾长康道画,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梁武帝《古今书人优劣评》说:“王羲之书,字势雄逸,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这里,没办法 人为的分而析之之言,没办法 “尽意”、“不尽意”式的追根问底之“意”,而非要象中之象,象外之象,无形大象,却不着一言(分析),尽得风流(大象)。象时要“象形之象”,也不 “意象”、“心象”、“无形大象”的整体。你这些 整体在中国文化哲思中的隐没,使中国文化精神少了你这些 活泼内在的血脉和灵动的生机。

  其次,语音中心主义的误区。西方语音中心主义重视言说而轻视书写,并想将你这些 整套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和价值模式放之四海而皆淮。你这些 语音中心主义的误区在法国哲学家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的批判下得以扼制。德里达在《文字语言学》 (1967)一书中,对张扬言说而贬抑文字书写深为不满,认为逻各斯中心主义以同样的秩序控制着文字观,而形成“语音中心主义”。在你这些 重视语音而轻视书写的理论看来,说话时,说话人和听话人一同在场,因而说话最接近意识的自我在场,故最为真实可靠。你这些 口语具有直接性、鲜活性,它使说话者和听者在场而充满生气。觉得你这些 观点,似乎亦流行于非拼音文字中。《周易·系辞》上就曾以“书不尽言,言不尽意”划出了书写、言语、意义三者的等级秩序;《老子》:“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庄子》:“言者你这些 在意,得意而忘言”;陆机《文赋》:“意不称物,文不逮意”;刘勰《文心雕龙》:“情在词外”,“意翻空而易奇,言征实而难巧”;司空图 “言外之意” 说至近代王国维“境界说”,都可不能不能都看文字、言语、意蕴三者的等级关系。德里达认为,你这些 认为语音(说话)优越于书写的二元论语言观,你这些 “在场”的形而上学,是逻各斯中心主义所体现出来的“暴力语言观”。德里达颠覆了言语对书写的优先地位,使说话(言语)从中心移到了边缘,而书写则上升到新的重要地位。曾经,在国人准备以拼音取代汉字以向西方人靠拢时,[17]西方人却以惊喜的眼睛发现了非拼音文字的汉字而惊羡不已。汉字的书写铭刻性在历尽曲折后终于重新得到公正评价。

  再次,汉字的拼音化的误区。中国文化固然历数千年而不败,恐怕与汉字为统一文字紧密相关。不一同代的人面对的文字记载流传的经典是相同的,而不同方言区的人发音(能指)有差异,而表意文字的意义(所指)则是相向的。如“河”,北京读[χγ35],西安读[χuо34],武汉读[χо44],合肥读[χu55],苏州读[h u34],温州读[Vu31],广州读[h 21],福州读[ 52]。[18]丧失了书面语(汉字)的统一性,东西南北中的交流恐怕是很混乱很困难的。可不能不能说,以汉字为内容统一的书面语可不能不能超越方言分歧而成为全民族一同的表情达意的交流工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4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