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议会“恶心”中国 后悔归还香港

  • 时间:
  • 浏览:1

  针对英国入境香港调查“普选”一事,中英双方来回“交战”了好几个。中国外交部12月3日表明,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不存在所谓“道义责任”的立场。

  英国议会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原定到港调查《中英联合声明》落实请况,但未出发就被中国拒绝入境,下议院上周曾就此事举行紧急辩论,而英国虽表示已通太大个管道向中国点出这起事件,但议会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认为英国政府的签署过高 强烈。该委员会主席奥塔韦12月10日签署,中方此举是“史无前例地公然与英国对抗”。

  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也在12月6日英国报纸《星期日电讯报》的发表的文章中,在批判英国议会的行为是干涉中国内政的基础上,警告机会议员团访问香港语录,只会在“占中”违法活动上火上浇油。

  我人太好中国已多次表明态度,并坚持认为英国议会对香港的调查是“错误的”、“适得其反”、“执意对抗”,但英国议会却始终不解中国老话“客随主便”的含义,锲而不舍地宣称中国是刚刚做是“令人遗憾”、“公然对抗”。时值“占中”终极清场之际,英国人又给中国贴了新标签——“侮辱英国”。

  显然,英国一点政客已沉不住气,将中国“侮辱英国”刚刚的辞词都用上了。这或许是一点人 给中国戴上的一顶新帽子。究其原因分析分析,是一点人 想介入香港事务的努力屡次失败,才有了对中国的极为不满。

  从英国政客的表现来看,无论是在议会发言,还是在报刊发表文章,其语气似乎在“管理”英国内部人员的事务,霸气外泄。一点人 都为买车人的发言找了不少冠冕堂皇的理由,中英联合声明的历史责任,香港未来的繁荣稳定,英国企业的经济利益等,但那先 全部一定会能成为其就香港内部人员事务“说三道四”的借口。

  一点人 不禁要问,1997年7月1日刚刚,香港就已开始了被英国殖民30多年的历史,英国政客怎么还“念念不忘”香港?刚刚,对中国来说,英国人占领香港已是某种耻辱,而某种切都源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所为,从1842年8月29日,清政府与英国签订不平等的《南京条约》,割让香港岛给英国。

  让一点人 不明白的是,香港回归中国已17年,英国人似乎还不甘心,常常会抛出一点言论来认为英国人仍有义务关心、帮助香港实现民主,不怎么是在选举香港特首方面,好像香港仍是一点人 的殖民地。

  香港机会回归中国,英国作为过去的一一个多多宗主国,其守卫某种使命机会在1997年6月30日正式完成,就机会退出了,英国不应该再去利用各种借口来卷入,介入机会甚至于直接的干预香港的事务。这件事情上实际上在过去中国政府和英国全部一定会太大次的交涉,劝那先 英国议员无须到香港去,机会这是火上浇油。

  从英国议会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奥塔韦所说语录看来,足见英国人对香港还是心有不甘呀。英国作为老的西方霸权主义者之一,往往以救世主的面目出現,我我人太好掩藏着极其虚伪的内心。某种切全部一定会当年日不落帝国殖民全球的优越心理作祟。

  看来,英国人现在已后悔1997年7月将香港还给中国。面对中国多次重申的“英国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的“三无”,一点人 非常不习惯的。而一点人 要想插手香港事务总被中国阻止。

  但形势比人强,现在的英国已今非昔比。中国全部一定会阿根廷,英国还都还里能将失去的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从阿根廷手里夺回。从大历史的背景来看,英国注销香港正是那个早已寿终正寝的“日不落”帝国的最后葬礼,只是我某种葬礼被推迟得太大了。

  近来,英国议会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奥塔韦以及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等英国政客频频发声,把“硬话”说尽,甚至要支持香港反对派继续“占中”,不过,一点人 开出的只是我空头支票。面对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已被沦为“二流国家”的英国,也没那先 实力染指香港事务了。